天缘 - 小说 鸿运国际娱乐_鸿运国际平台-我用双手成就你的梦想
天缘

时间:2015-6-11 17:20 |作者: 济石 |来自: 鸿运国际娱乐_鸿运国际平台

  1

  夏,早上八点。

  永安市的标志性建筑,坐落在繁华街道,是一坐高二十四层的高楼。六楼是水岸电能开发有限公司的人力资源部,楼道里,聚集了十几个穿着军绿色体恤衫的退伍军人,拿着市政府民政局的安置通知,站在楼道上整齐地排着队,到新的岗位报到,相互聊着天、互相自我介绍,等到里边接待的同志叫自己名字。

  武戴徽正和二炮退伍的战士黄正川,聊得特别开心时,突然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:“武戴徽.”

  “到”!武戴徽本能的反映,一声标准的军人应答,箭步进了门去……

  “你好,欢迎你加入水岸公司,我是负责接待您们的人力资源部经理,马平川。”

  一个约有1.72米高,45岁的中年男子,穿一生耐克体恤衫休闲装,起身伸出右手示意武戴徽坐下,并介绍对面的那位女同志,她是我们部门的“小叶,叫叶子”。

  “首长好”!

  武戴徽洪亮的声音,很明显地把小叶吓了一跳,也把这个瘦高个马经理惊了一下,外边楼到里唧唧喳喳的闲聊声,也突然地被惊得安静了下来。他发现自己声音大了点,立即压低声音介绍道:“我是武戴徽,是武警西宁支队退伍的,前来报到,请指示”。

  “哦,武戴徽呀,档案我们看过了,不过与档案里登记内容对比,有点不像,你这个不到1米7的个头就不像,不像是个散打、拳击冠军嘛?”马经理说道。

  武戴徽:“报告首长……”

  “叫我马经理。”

  “报告马经理,我17岁参军,19岁那年的8月,参加支队52公斤级拳击比赛获得冠军。10月,参加52公斤级散打比赛获得亚军,没有得到冠军,12月退伍,一直等待安置至今,回答完毕。”

  马经理:“不要这样子,随便点,小伙子,52公斤级是啥子意思嘛”?

  “呵呵……”叶子抬着头看着武戴徽,带着疑虑的表情发出笑声。

  武戴徽用眼睛的余光,斜看旁边这位女同志,长得很平常,声着一套短打运动服,没有什么品牌,但这个人块头很大,属于粗壮性美女,体重绝对比他这个52公斤的人重。

  武戴徽道:“马经理,52公斤就是参赛选手的体重,一共分为48、52、56、60、65、70、75、75公斤级以上几个级别,我是由于身高只有1米69,中队就安排我参加52公斤的比赛了。”

  马经理:“哦,原来是这么回事,我没有当过兵,但是非常地愿意和当兵的人交朋友,军营是我一生的梦想,没有当过兵,也是我一生的遗憾。小叶请登记一下,小武同志你签个字吧。”

  叶子填写着报道登记表,问:“听说公司分进来的这批退伍、转业军人里你最厉害,你练过气功嘛,你会一些什么武功?”

  武戴徽道:“我没有练过气功,也不会什么武功,当兵三年的成长期间,完成了各训练科目、完成了执勤任务、完成了特殊任务,立过三等功,得过嘉奖。”

  叶子:“这个,我们在档案里都看到了,我是想说我很喜欢体育,我的特长是打羽毛球和乒乓,你能为我们展示一下你的特长嘛,让我们开开眼界。”

  武戴徽看了看叶子后面的文件柜旁,有一个小方桌上的饮水机,边上摆放了一个青花瓷碗。

  武戴徽道:“可以!”

  说着,就用左手拿起了瓷碗,右手迅速伸出了两个指头,啪一声,瓷碗开花,烂了……

  门口挤满了看热闹,等着报到的退伍军人,响起了掌声,连声叫好!

  叶子惊讶道:“我的碗、我的碗,中午还要吃饭……”

  门外传来一遍大笑:“我们给你赔,今天中午我们请客,请你吃饭……”又一阵笑声。

  叶子很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算了,没得事,伙食团还有。”

  武戴徽表情很尴尬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马经理看着武戴徽的表情,拉起他的右手说道:“我看看,伤到没有?”

  马经理一看,这个小个子,粗壮的手指上还存留着许多老茧:“你还在练呀,没有想到退伍半年多了,茧巴都还有哦,硬是有功夫呢。”

  马经理:“坐嘛,请坐,小叶,倒杯水来。”

  叶子端过一杯茶说:“请喝茶。”

  武戴徽起身立正,双手接到水杯说:“谢谢。”然后正直地坐下。

  马经理对他说道:“我们看了你档案,由于你是武警部队回来的,档案里记录你曾经多次,配合当地公安,办理过案件,我们公司正处于老国有企业,向股份制国有公司转型的关键时期。改革嘛,就会有伤及个别人利益,同时作为本市的拳头企业,社会很多不法分子,也时时可能干扰公司的改革,以及公司高层领导的安全,我们初步研究,由你负责董事长的安全,你能上任吗?”

  武戴徽起身立正:“保证完成任务!”

  马经理:“你先不要急,每一个进公司的员工都要到基层学习锻炼三个月,一是了解公司情况,学习《安规》;二是熟悉公司运作流程,处好人际关系。由于时间紧迫,对于你的安置去向,公司作了专门的研究,本来安排你到公司办做秘书,随时陪同董事长,保护他的人身安全。但是,这样做影响不好,会让少数人更加来添乱。其次,你是17岁当兵,文化不高,当个秘书,如果不能写文章也不合适。所以,最后决定你到保卫处参加工作,就不去基层锻炼了,你去了保卫,处好好学习文化,练一手好字,多学习如何写公文。以后必有重用的。安置通知我们已经为你填好,你三天内就去报到吧。具体工作保卫处会给你详细安排。另外,十楼是公司《水岸》杂志编辑部,你空闲时可以去找总编辑也是公司团委书记杜江学习写文章吧。”

  武戴徽:“好!”

  马经理说:“小叶,把通知发了吧,留底上签个字。”

  叶子拿着永安市水岸电能开发有限责任公司《人事安置通知书》,笑嘻嘻地说:“来,在这签个字,给你一份,拣好哦,改天我们再聊,保卫处就在一楼,你去吧,顺便帮我叫一下黄正川。”

  武戴徽:“好,谢谢。”

  武戴徽走出了人力资源部喊道:“黄正川,该你了。”

  2

  武戴徽的家,在城东的一栋小楼内,住在最高的六层,三居室一厨一卫的房内,铺着浅白和浅绿相间的瓷砖地板,全部纯白色的墙面,进门是客厅,右边是武戴徽爸爸妈妈的卧室,顺列排过去是书房、武戴徽的卧室,外边连接着阳台,平时是凉晒衣服的地方,阳台上最显眼的是挂着一个草绿色的沙袋,阳台的围拦顶上放着一对哑铃。靠左一点,是连在一体的厨房和饭厅,从饭厅再左拐进去就是厕所。

  每天早上6点30分,武戴徽准时起床,开始锻炼。上班的这天,起床后他没有去打阳台的沙袋,也没有去跑步,而是早早地就进了厨房,拿起高压锅接水,放米做起早饭来了……

  “耶,硬是太阳走西边出来咯,我还以为是老鼠子在跑哦,你咋不去跑步?”

  50岁左右的武妈妈,穿着一身浅白色的薄睡衣,走到厨房门前给儿子说道。

  武戴徽一边端着碗,打开泡菜坛子抓泡菜,一边给妈妈讲:“妈妈,今天我给你们煮顿饭吃,中午我不回来吃了,我正式上班了,中午单位管伙食。还有,我不练了,有空我得多学习文化,练字,人家说我文化低了,要不就可以直接干高级白领岗位。”

  妈妈说:“单位把你留在城里上班,安排在保卫处,就是看中你会打拳,你不练了,咋个要得嘛,练还是要练,文化你娃娃确实差,读书的时候你成天气人,基本上每个礼拜都要去和同学打架。你把,我和你老汉都气到不想管你了哦,你还记不记得到哦?”

  武戴徽:“妈,那是过去的事情了,就不要说了嘛……”

  妈妈:“那你就要改,是该好好补补文化了,这个样子,你先和你爸爸学写毛笔,你老汉的毛笔字,在读书的时候获得过全校第一名哦,文化嘛,老妈放学就给你补习,虽然我是小学教师。但是教你娃娃还是得行的。”

  武戴徽回答道:“要得嘛,我下班就跟您们学嘛。”

  厨房门外,武爸爸衣服已经穿好了,一身整洁夹克衫,挂在胖乎乎的身上,就像一个暴发户老板。

  爸爸:“你们在说啥子,这么早,我八点钟要开会,干脆起来把讲话稿看看。”

  妈妈:“说啥子?!娃儿要拜你为师学写毛笔?”

  爸爸:“他娃娃,写啥子毛笔,好好上班,少给老子惹事就对了。”

  妈妈听着,很不舒服地说道:“说话注意点哈,讲文明,你晓得不,乡干部!你说话跟土包子差不多,还讲话稿,一个副镇长,轮得到你讲话不嘛?”

  爸爸:“今天就是大爷我分管的事情,咋个不讲啦!”

  妈妈:“你看、你看,啥子人嘛。”

  武戴徽看着这个阵势,立马制止他们吵架,便说道:“妈、老爸,算了嘛,我三年多都没有看到你们这个样子了,爸爸忙,就让他忙嘛,副镇长也是人民公仆嘛。人力资源部的马经理给我说了,公司有三千多个人,有内部刊物《水岸》杂志,那个编辑叫杜江,文章写得很好,公司还有个叫文川的老同志,是行业和省内几家大报纸的特约记者,我可以去拜访他们,跟他们学。”

  妈妈:“哪,要好多钱呢?”

  武戴徽:“不要钱,在一起都是同事,虚心求教就可以了。”

  爸爸:“钱、钱,你们女人家,就是算两个钱,很多事情,是不要钱就可以办的,群众工作很朴实,哪里向你们教书的,天天算两个小钱……”

  妈妈瞪着武镇长道:“各人去洗脸。洗了,吃饭,吃了各人滚……”

  武戴徽接着说:“妈,你咋个也说粗话了哦……”

  武妈妈回答道:“都是你老爸逼的。”

  爸爸边向洗漱间那边走边说:“我逼你啥子,社会上的事情你不懂,各人好好教你的书。儿子,那天把那个杜编辑和文记者请到,我陪他们喝酒。”

  武戴徽:“要得嘛,反正我也好久没有整酒了。”

  只听见妈妈说:“酒、酒,尽是些酒囊饭袋……”

  爸爸一听很不高兴地说:“喂,老师,不要乱用成语哈。”

  武戴徽赶忙说道:“哎呀,吃早饭了……”

  3

  城市的街道上,武戴徽骑着父亲好久都不骑的飞鸽牌28型自行车,在街上穿梭很是显眼,街上来来往往的各色机动车,自行车,没有一辆能与他这辆古老的28型媲美回头率。

  武戴徽急急匆匆地向水岸公司方向走去,没有一点察觉周围很多人在用诧异的目光看他……

  富民路18号。

  水岸大厦,大厦外边是一个小型广场,广场连接着街道,广场上有机动车停车场,也有地下停车场的标示,可就是没有非机动车停车的地方,一看手表上的时间都8:50了,离上班时间只有10分钟了,第一天上班都想早到,打扫一下卫生,表现一下留个好印象。这可急坏了武戴徽,着急的他,干脆扛着自行车就上了台阶,来到大厦的门口,值班保安一看,就知道是前几天在人力资源部,打烂碗的“新领导”来了。

  在人力资源部打烂碗的那件事情,这几天在水岸公司已经传得很神呼了,很多人都好奇地,等着要看看这个武警部队回来的“拳王”,有的保安也想和他比划比划。

  一个保安跑过来问道:“你是武戴徽吧?”

  “恩,我就是”武戴徽回答道。

  “武领导,自行车不能进去,我帮你把他停到员工停车场吧。就在负一楼。”

  边说,就边接下了武戴徽肩上的自行车,还念叨着介绍自己:我叫钱小进。

  钱小进指着门口岗台上站岗的小伙子说:“他叫马小帅,是接待你们那个马经理的侄儿,以后多多关照我,我们高中毕业就去了保安公司,现在在这里上班。”

  两人边说边走……

  钱小进推着车和武戴徽进了大厦

  钱小进指着楼弄里说:保卫处处长办公室在8楼,是陈副总兼职的。

  钱小进指着楼到里一个挂着保卫处牌子的地方:“副处长办公室就在那里,你先在这里等一下吧,马上人就来了,我坐电梯到下面给你放车去。”

  武戴徽:“好、好,谢了哦。”

  武戴徽四周看了看,墙上挂满了各级授予水岸公司的各种奖牌:国家级文明单位省级安全生产企业,省、市、县各类荣誉匾牌,就像部队的荣誉室一样,墙对面是一个水岸公司机构示意图,引路示意导航图。

  突然,楼道里灯光亮了起来,武戴徽转身一看,是保卫处门口一个和自己身高差不多,比自己胖的中年男子打开了门。走到门口,向里一看,墙上整齐地挂满保安帽子、钢盔、警棍,腰带……武戴徽一瞧,立即在门口立正,喊到:“报告!”

  “进来,你!武戴徽,武警西宁支队三中队退伍,在短短三年里曾担任过副班长,班长、代理排长;获得过三等功一次,九次嘉奖,分别是三次连嘉奖、三次营嘉奖,三次团嘉奖,看来,三字对于你是个幸运的数字啊。”

  矮胖个子端着一个玻璃杯子,一边泡茶一边像背书一样念着,表情非常严肃,眼神里好象对什么不满意的忧郁事情。

  武戴徽回答道:“感谢首长,我自己都记不清楚这些了。”

  “我不是首长,叫我处长。或者叫我卿物理,我负责保卫处的工作,你的工作由我来安排,到了地方和军队不一样,不要居功自傲,很多地方都要改,要从军人向老百姓转变,这里每人都是老师,好好学吧”,说着就递给武戴徽一本《保卫工作》的书。

  武戴徽双手接着书说道:“谢谢处长”。

  卿说道:“好了,这几天你就学这本书吧,不要乱跑,如果上面有事,你得随叫随到。”

  “是!”武戴徽响亮地回答。

  “行了,这里不是部队,兵谁没有当过,我和你还是一个部队,不过,我是消防兵,没有出省,就在省城当了四年,不像你,立过功,不过我到是参加过百多次灭火抢险……

  这时,卿物理脸上有了得意的笑容说道:“每次都是得胜而归。”

  武戴徽微笑着回答道:“英雄呀,处长!和平年代,消防兵是最受宠的哦,江主席都很重视,还专门提了‘隐患陷于明火、防范胜于救灾、责任重于泰山’哦。”

  卿物理回答道:“你晓得呀,呵呵,过去的事情了哦。所以,我当了处长就是因为我当过消防兵,你看我们这栋大楼,要是一把火,不就完了吗?”

  武戴徽微笑点头:“是啊、是啊”

  卿物理:“小伙子好好干,你的特长,从现在局势看很有用,但是要做到,该出手时才出手,凡事要忍为先哦。小的时候我爸爸是物理教师,给我取名叫‘卿物理’,想把我培养成科学家,我自己读书不得行,当了兵,学了消防技能,还是很有用的哦。”卿物理说道此处开心地笑了……

  “是、是,有用”武戴徽点点头微笑着回应

  卿物理:“好了,你把这个钥匙拿到,隔壁的房间,是你的办公室,前几天都安排好了,你可以在里面清净地学习。对了,我看你那个签名,就像是小学二年级的娃儿写的,要抓紧练哦,‘字无百日之功’,你去买点字帖学,三个月后我检查,这是你正式上岗的考试内容哦。去嘛,有事我会叫你,去吧。”

  武戴徽:“好,谢谢处长。”一个标准的向后转,齐步走出了处长室……

  不久的一个夜晚,武戴徽家里客厅墙上的挂钟,时间已经指向了9:45,这是正准备洗漱休息的武戴徽,挂在腰间的BB机滴滴滴……叫个不停,武戴徽急忙吐掉口中的漱口水,擦了脸,从腰间的库带上,拿起摩托罗拉数字传呼机按了一下,这是武妈妈从卧室里出来说道:“啥子在响哦,你咋个还没有睡?”

  武戴徽:“妈,是卿处长打的传呼,我马上要给他回一个,可能有急事。“

  武妈妈:“传呼?我看看,武妈妈接过传呼一看,耶,你们单位硬是好呢,才去上班就配个传呼了,800多快哦。”

  武戴徽:“就是,830块,妈,我不跟你说了,我要回电话。”

  说着武戴徽就跑到客厅,拿起电话拨起号码来。

  武戴徽:“处长啊,有啥事情嘛?…恩…好,是!5分钟赶到!”

  武戴徽挂完电话,急忙忙地边从到门口穿鞋,边说:“妈,我出去了,有任务!”

  武妈妈说道:“哦,注意安全哦。话音未落武已经关上门,只听见咚咚的下楼声……”

  晚上10点,天上悬挂一轮弯月亮,武戴徽坐一辆出租车,来到一个宿舍门前停下。

  走进一看,卿处长已经在那里了,卿物理看着他,立即过来,把武戴徽拉到路边小声说:“职工反映,里边有三个人行迹诡秘,可能要偷自行车或者摩托,我们等一下进去,车库就在进门左边,挨到围墙的那哪个大篷,你进去,不要暴露,看到他们在拗锁,就去制止,我在路口拦截,预防他们跑,小心注意,他们有凶器哦。”

  “明白,请处长放心,处理这些小贼娃子,稳当!”武戴徽说完,就擦着右边的围墙,猫腰向车库轻脚而进。

  武戴徽来到离车库还有20米左右时,一阵微风吹来,在车库灯光的晃动下,确有三人。大约1.7米左右的瘦小男子在车库里转悠,东张西望,似乎在找寻失落的东西,武戴徽观停留察了一会儿,想着对方在灯光下;只要不出声音,要发现黑暗中的自己是不可能,干脆再走进一点,看清楚他们到底是在找东西,还是要司机盗窃。

  武戴徽又轻轻地潜行,到离车库就只有7、8米的位置,把车库里的一切都看得清楚明白。不一会儿,三个人一个走到车库旁,蹲着看着外边,另一个人在一辆摩托的头前推着摩托的头,另一个在车尾向外拉,当他们把车拉到走道上放好时,其中一个便从身上抽出一把起子,对准摩托的车头锁心。约几十秒中,摩托车的龙头锁便打开了,二人并没有发动车子,而是推着,向车库外走去……

  武戴徽一看,这很明显是偷车贼,不发动摩托是怕在这深夜里发动机的声音,坏了他们的好事。

  就在贼人推出车库与望风者正在耳语时,武戴徽从车库旁边,一个箭步冲出,到了三人前:“你们干啥?!”

  三人同时吓呆了。一惊之后,突然醒悟过来,门口望风的小伙子一看,武戴徽后面无人,说道:“不关你的事。”一拳向武戴徽打来,武戴徽自然迅速地向左后一侧身,一个顺手牵羊,扼住对方手腕,向前一提,那斯便向前一倒,就在他右腿向前倒的瞬间,武戴徽一个切腿,踢在对方右小腿的前骨。一松手,对方一个饿狗扑食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  见状,另一小贼,立即拔出撬摩托的起子,向武戴徽胸部刺来。只见武戴徽,一个防上夺匕首的招式,左手象一只钢嵌一样,抓住他的右手腕,一记直拳狠很地打在对方面部,瞬间,小贼鼻血直流,瞬急收回双手,悟住鼻子,满手是血。

  另一贼人见壮,仍掉手中推着的摩托,正遇冲出逃跑,只见武戴徽,丢掉流血的贼人,转身揪住他的后衣襟,左脚对着那贼的双腿一扫,手一丢,那贼人一个扑爬,摔在地上……

  这时,在路口听见响动的卿物理跑了进来,边跑边说:“站到,站到,跑就开枪。”

  当他到车库一看,三个贼人,一个倒在地上,一个悟着流血的脸,一个按着被地磕伤的额头。

  卿物理笑着拿出手铐,给那三个人带铐子说:“你们也有今天,以前偷,老子莫办法,你娃些,现在偷不成了吧。”

  卿物理笑说:“小武,干得好,回去给你请功,动着太快了,下次给个机会,我好久都没有打人了,下次让我过把隐。”说着,对铐住的贼娃子一个狠狠地耳光。

  武戴徽答道:“处长,紧急情况,哪个顾得到哦。”

  哈哈哈哈,卿笑道:“晓得,走。我们把他们送到派出所去。”

  从派出所回来的路上,卿物理说:明天我就把这个事情写成材料报上去,记到那个问你,你就说是我们两个一起把贼娃子逮到的哈,把他们打成“熊猫”是我们两个搞的事情哦。呵、呵……卿物理像个得意的孩子一样笑道

  武戴徽答道:“处长,报告你随便写,我们当兵,执行任务后,就当啥子事都没有发生,习惯了的。”

  “好!好!小武,你前途无量,如此成熟,你今后的成长,还要望你照顾我哦。”卿物理高兴地说道。

  “处长,说啥子哦,哦对了,你说开枪,我好久都没有摸枪,我看一下嘛,你那个是啥子枪吗?”武戴徽说道。

  卿物理:“那有枪哦,保卫工作是预防为主,没有配枪。老子吓他几个土贼!”

  两人大笑起来……

  4

  三个月后的一天下午,武戴徽正在办公室练毛笔字。门是开着的,办公室一张宽大的桌子,两对面,各放一个皮椅子,进门左边武正站在桌子旁写毛笔,桌上放满了写过的报纸,毛边纸,一个砚盘。砚盘旁边,是一瓶“一得阁”墨汁,右边靠墙是摆放的一个文件柜。

  “不错、不错,写得不错,进步很快嘛。”从门外,走来一人,走到武戴徽的旁边,把这个全神贯注的“拳王”吓了一跳,马上笑着看到来人,不知所措。

  来人笑道:“我叫杜江……”

  武戴徽把笔换到左手,右手伸手示意:“杜老师好,请坐、请坐。我给你泡茶。”

  “不了、不了,说几句话就走,我看了你写的那篇《做好企业安全保卫的几点意见》这篇文章,写的很好,还没有人,这样写过公司保卫工作方面的文章,都说你是搞武术的,看来你写文章也有天赋呀,不过在结构组合上,还需要把逻辑调整好,不要只顾想到那里就写到那里,想结束就结束,一定要分层次组合,看得出来你还欠缺哦,这样子,我们杂志编辑部有个执行编辑叫邓武,你多和他联系,他的文章写得好,字也写得好,你看公司开大会那些标语都是他写的。另外,就是我们《水岸》的创始人,文川老师,但是他天天都在出差、采访,他主要负责给董事长写讲话稿呀这些事,他是个忙人,你陪董事长出差的时候,可以多和他聊聊。”

  武戴徽:“哦,我晓得了,就是那个矮个子文助理嘛,我陪董事长出门开会时见过几次。不过,他忙。所以,认识,但不熟悉,基本上连话都没有说过,我下次注意和他学学。”

  杜江道:“一定要加强学习,你现在年轻,过几年十年,年龄大了,靠武是不行的。公司的未来,是掌握在具有文韬武略魄力的人手里。我走了,欢迎你经常到10楼,我们共同学习。”

  武戴徽笑着说道:“谢谢杜老师,我有空就来,慢走哈。”

  次日,早上9点10分,一楼保卫处。

  “武戴徽!”从处长室传出卿物理的声音。

  “到!”武戴徽跑步进了卿物理的办公室。卿物理坐在进门左边,靠办公桌的椅子上板着脸:“你很厉害嘛,才两年多时间,你就写了很多文章,公司办的锺主任给我说,我这里有个笔杆子,我还莫名其妙的,傻兮兮地给他点头哈腰,原来是你写的,下次写东西,给我看看,这个叫尊重领导,晓得不!”

  武戴徽答道:“是!”

  卿物理:“算了,给你说正事,10点半董事长要出门,点名要你陪他,告诉你最近全国在‘砸三铁’,企业减员增效,很多职工情绪很激动,要围攻公司领导,你陪董事长出门,保护好他,但是不能动粗,有情况还有公安,听说你在部队保护过省长的安全,你知道该咋做,都是兄弟姐妹,打了哪个都不好。你去吧,车在负一楼,陈总陪他下去一起开会,就是我们的处长,我是个副的。今天是一辆奔驰,你认得到奔驰吗?”

  武戴徽:“认得到,我们总队长就是坐的奔驰。”

  卿物理看着转身离去的武戴徽吆喝道:“记到不要打人哦!她们不是罪犯!”

  5

  地下室一楼停车场,一辆奔驰S500,停在电梯门口,车窗是打开的,车上坐着驾驶员胡东,副驾驶坐着文助理,武戴徽走到车旁,对着驾驶员的窗子。

  武戴徽说道:“胡哥早,今天我们跑那里?”

  胡司机说:“还不晓得。”

  文川助理马上说:“到成都开会,你给家里请假了嘛?”

  武戴徽回答道:“不用请假。”

  文川问道:“女朋友呢?”

  武戴徽:“没得。”

  小胡笑着问道:“乱说哦,你会没得,老板跟前的红人,公司女娃儿找你的多得很哦。”

  文川听后一阵哈哈大笑。

  武戴徽羞涩地答道:“真是没得。”

  这时电梯“当”响了一声。电梯开了,但是里面人还没有出来,文川接着说道:“不说了。来了,说着就下了车。”

  武戴徽四周看看,没有闲杂人等,向文川示意,可以请董事长出来了。

  文川站到电梯门口说道:“董事长早,陈总好,可以上车了……”

  陈总,1米8高的个子,跟在董事长这个仅有1.65高的矮胖子后面,比武戴徽更像保镖。

  武戴徽迅速冲到车身左后,打开了车门,请董事长上车后,关上了门。

  车旁的陈总说:“文助理,你和我坐一个车,小武你坐前面,我的车先走出了车库,你们就上来……说着就向停车场另一短伸手失意,武戴徽立即上了奔驰。”

  陈总的“雅阁”开过来了,文助理上了副驾驶,陈总上车了后,车向出口开去,车到了广场,陈总叫慢点,向窗外四周看了看,拿出电话:“小胡,可以出来了,出来跟到我的车走,不要跟得太近哦,出了城,上了高速你就自己跑,反正你那车好,在省城集团公司见。”

  高速路上,奔驰车里。

  董事长说道:“小武,今天去了省城,我开会,你就和小胡去逛街吧,该吃饭时就回来,车你们用,我不要。最近在杂志上,看到你写了几篇文章,很不错,你还是个能文能武的帅才呀,去看看大城市,会找到许多创作的灵感,你学写东西要全方位写,不要局限于公司这个小阵地,文川就是立足公司,放眼社会,写出去的大文人呀。”

  武戴徽答道:“恩,我不去转街,董事长,我要在你身边,保护你。”

  董事长说:“小伙子,对待工作态度很有责任心嘛,在集团公司很安全,不用保护,你们去耍,我金元50多岁了,从一个外线工,干到现在,在公司工作几十年了,还没有遇到今年这么多麻烦。哎,改革!是市场需要,企业发展需要,在老国企那些磨洋工的懒人,是要被淘汰的,他们就不安逸我了,不过我也不怕,文化大革命期间,我那时是个外线小组长,在斗争中护着一些老同志,都是好人啊,造反派说我是“保皇狗”。现在,这些懒人,又说我整他们……人呀,一生就是在不断的制造麻烦、解决麻烦,直到把自己折磨到死……”

  金元突然说:“哎呀,停车、停车!我要小便……”

  小胡说:“好,我停好了车,你在下去,你今天没有吃药嘛。”

  金董:“忘球了,天天睡觉做梦都在想减员分流的事。”

  车停在高速路边的暂停道上,武戴徽迅速打开车门,拉开了右边的门,胖胖的董事长,从左边的位置上将身体向右边移,下了车在安全扶拦边解开裤口开始小便……

  高速路上一辆丰田霸道高速巡警车开过来,停在了奔驰的前面,车上下来一个公路巡警,走到奔驰车前,侧面看了看正在撒尿的金元,马上来到驾驶员门前,示意小胡打开车窗。

  巡警向小胡敬礼后说道:“高速路上不能擅自停车,我们正在创建绿色通道,安全环保是主题,你咋个让乘客在高速路上屙尿呢?”

  小胡回答说:“我们董事长身体不好,急到了。”

  巡警:“我不管他是搞啥子的,把你驾照拿出来。”

  小胡拿出了驾驶执照递给巡警。

  武戴徽打开车门金元坐进了车里,武戴徽也上了车。

  巡警边看驾驶执照道:“耶,还是大老板呢,水岸公司的车,我老婆还是你们的股民哦,上市公司的文明建设,咋个就这个样子哦。”

  巡警对着小胡说:“你态度还好,罚两百,就不扣分了,下次注意改正。”

  小胡回答道:“谢谢,好、好,下次改。”

  金元在后排,不好意思地笑着,看着巡警……

  小胡拿着罚单问:“交通银行交钱?在那条街哦。”

  巡警说:“上面有地址,自己去找,好了,可以走了。”

  在离开交警后,金董说道:“两百块,都可以买个马桶了,这泡尿,摊钱了,不是我腰子不好,他哪会挣得到这个钱哦。”

  胡、武,听着金董的话,忍不住笑起来了……

  6

  水岸大厦后面的一个小院坝,前面是与街道隔断的围墙,里面有三间打通的办公室,院坝内停着几辆小车,那就是车辆管理部办公室。武戴徽拿着一卷图纸来到车辆管理部办公室……

  武戴徽对着正在看报的值班驾驶员说:“扬哥,我找一下龙部长和胡师傅。”

  扬司机说:“在里头,他们正在下象棋,你去嘛。”

  武戴徽向里看了看笑着说:“哦,谢了哦。”

  说着,就走了进去。龙部长是一个50多岁的老头子,瘦高个子,一看就是国有企业的老油子形象,负责管理车辆和驾驶员。

  办公室的门,是开的,龙部长和小胡正在下象棋……拿着一个棋子,看着棋面正不知道如何放,这时感觉有人来了,便抬头向门口张望:“小武,稀客哦,有啥子指示嘛。”

  武戴徽答道:“龙部长,开玩笑哦,我是有点事情要跟你请示一下。”

  龙部长:“啥事?说嘛。”

  武戴徽:“我有个想法,在小车上安个厕所……”

  龙部长说:“车上安厕所,你酒吃醉了唆。”

  小胡在一听也呵呵笑。

  武戴徽把手里的图纸打开说:“你看嘛,图我都画好了。”

  武戴徽边说边铺开手中的两份图纸:“可以改,你看嘛,我把图纸都设计好了,我的表叔,是铸造厂的工程师,他说可以改,他负责做车用马桶。”

  龙部长:“哦,先看一下嘛。”

  小胡微笑道:“你搞啥子哦,大奔上加装厕所,要不得哦。”

  龙部长说:“说啥子哦,发明创造,我们还是要支持,小武你讲一下,如果可以,你先把那辆桑塔纳开去整,你说一下嘛。”

  武戴徽:“你看嘛这张图是马桶的尺寸,这张是前排副驾驶席的尺寸和高度,下面是化粪池的设计,这个马桶的尺寸,还没有座位大,刚好在下面做一个刚架,马桶挂在上面,坐垫放在马桶上,可以坐人,也同时作为马桶盖,这个马桶的高度,就是刚好是这个座位,原来的高度,在下面的底盘上,按照这个下水的尺寸,割开一个洞,下面安装一个薄的油箱,与马桶连接就是化粪池了,在这个池的另一端,开个洞,接上管子,平时这个管子收缩在旁边,用时放出来,就这样车用厕所就搞定了。”

  龙部长说:“想法不错,咋个冲水呢?”

  小胡:“就是,那好臭哦。”

  武戴徽答道:“是这样的,在坐位背后的皮口袋里安一个水壶,下面开一个孔,接上管子从座位下绕过来在,浇筑这个铁马桶时会留个进水孔,再在旁边安一个开关,就可以了。至于臭的问题,在马桶与底盘链接的上端就有一个隔臭器,不用马桶时就与底下隔开的,防臭防噪音。用时伸手在座位底下一搬就打开了,你们看吗,这个图就是……要得不?”

  龙部长手拿起了图纸,仔细看了看说:“看不出来,你娃还是个发明家呢,讲得很有道理,就是不晓得金老板同意不?这样,你先不要说出去,把桑塔纳开去搞,搞好了我请领导看,如果满意,就把董事长经常坐的“公爵王”改了,奔驰,可能,不敢改哦。”

  龙部长对着胡说:“小胡你看这样要得不,你是老板的专驾,说一下嘛。”

  小胡说:“可以,反正金老板腰子不好,经常在路上要喊停车屙尿。”

  龙部长边裹图纸边说:“那就这样定了,你们不要声张这个事,先秘密整。”

  龙部长把图纸递给了武,打开抽屉,拿了一大串汽车钥匙,取下一个说:“来嘛,这个是桑塔纳的钥匙,好久都没有用了,你看发得燃不?对了,你娃开得来不哦?”

  武戴徽回答道:“开得来哦,当兵就学会了。”

  龙部长说:“好吗,注意安全哈,出不得事哦。”

  武戴徽拿过钥匙:“放心嘛,那我就走了,最多一个礼拜就搞定了,开回来,请你验收……”

  7

  武戴徽开着一辆红色桑塔纳,从市区的街道,一直开到市区与郊外连接的一个水泥路上,永安市铸造厂外。右拐灯闪烁着进大门,大门上面是一个半圆的刚架,随着刚架,上面写着“永安市铸造加工厂”。车停在一个三层楼下。

  武戴徽在院子里吆喝:“表叔!表叔!谢总工!”

  “哪个,吆喝啥子,来了”从二楼一个窗口伸出一个头来,一个中年男子,戴一副高度近视眼镜,看了看楼下。

  “金娃子唆。”谢工喊着武戴徽的小名说道:等一下马上就来。

  谢总工身穿一身工作服下楼来了,走到楼梯口说:“你爪子,硬是要在小车上装厕所吗?”

  武戴徽回答道:“嘿,哪个和你说道耍的哦,我把你画的图纸给他们看了,领导让我来整呢!来嘛就是这个车,钥匙给你,整好了,我就来开。”

  谢工:“你说的奔驰嘛,咋个是桑塔纳哦。”

  武戴徽说:“哎呀,表叔你先整吗,整好了,可能你们又多一笔新业务哦。”

  谢工疑惑地回答道:“要得嘛,反正就当搞到耍。”

  谢工向着厂房里喊道:“张师傅,过来把车开过去,看看这个图纸,先动手,把尺寸固定下来。”

  武戴徽对谢工说:“好了,表叔,那我就先走了,钱到时把发票准备好就给你付哈。”

  谢工说道:“好、好,拜拜了。”

 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早上,武戴徽在办公室看杂志,电话响了……

  只听见武戴徽拿起电话说道:“哦,表叔呀,恩,好嘛,要得,感谢你哦,你还亲自把车给我开过来,谢谢了。恩,要得,我马上就到运输部来。好再见。”

  挂了电话的武戴徽,心情非常地澎湃,笑嘻嘻地走出了办公室。

  一辆红色的桑塔纳,停在车辆管理办公室的门口,表叔和龙部长站在车子旁边聊天,右边车门时开着的。

  武戴徽快步过去说:“表叔,这是龙部长。”

  谢工说:“认得到,我跟他都是38军的。”

  武戴徽问道:“哦,龙部长咋个不给我说来。”

  龙部长笑着说:“说啥子说,老子不同意,你搞得成个球。可以,我给老板都说了,他马上要下来看一下你这个新玩意。”

  说话间,胖乎乎的董事长金元和矮个子文川助理,就过来了。

  龙部长迎了上去说道:“老板,来看嘛,现在这些年轻娃儿,脑壳硬是灵活得很。”

  金元来到车子旁边,站在右前门口,龙部长笑嘻嘻地过来,把副驾驶椅子坐垫搬上去,一个马桶展现在金元的眼前,龙部长给金元介绍车用马桶原理和使用方法。

  金元笑嘻嘻地听着,看着……

  介绍完了后,金元说:“可以、可以。”向着武戴徽说:“看来,你为了我,还真是用心呀,发明创造是件好好事,这个基础是好的,不过我不会用这个,其他的也不要改了,国有企业嘛,不要让别说我搞特殊,说我闲话,我感谢你,小武,好好干,你来公司快三年了吧。”

  武戴徽道:“恩…两年零6个月。“

  金元说:“9月份班子换届,可以考虑你当个副处长。”

  文川道:“你还不感谢老板唉。”

  武戴微笑着点头说:“谢谢金董。”

  转身的金元说:“你好好干,企业就是要大胆启用年轻人。我还有个会,你们忙吧。”

  文川侧身走时说道:“小武,我最近在《西南电力报》上看到你那篇《岁月如歌》写得很不错哦,你的基础很好,要多写、多练笔,写时代最新潮,迎合时代主旋律的文章,这样对你今后的工作,有好处哦。”

  武戴徽回答:“好、好,还要请文老师多多赐教。”

  文川挥着手说道:“不敢不敢,互相学习,你有空就找一下本市那个慈善家――叶元,他创办了一个慈善协会,那里有很多文人墨客,你可去学习很多知识,找创作灵感……走了哈,改天再摆。”

  武戴徽道:“慢走哈。”

  龙部长打趣地说:“来吗,武处长,你娃这下咋个办?老板说了他不用。这样,你把车开到,把你表叔先送回去,把改装钱接了,你娃要当处长了哦,请客哈,这个车反正没得人用,你先开到用起。”

  龙部长扭头看到谢工说:“老谢,那我就不送你了,改天喝酒,你侄娃子都要当处长了,也没有主动说请老子喝酒。”

  谢工说:“请嘛,随时都是规矩的。”

  说着,就和武戴徽上了车车开动了……

  8

  晚上,武戴徽的家里。武戴徽在书房,拿起手机打电话:“喂,你是叶会长吗?我是水岸公司的武戴徽,明天是星期天,听说你们要去农村搞帮扶,我也想去感受一下,向你学习。好好好。那就明天早上7点在13路公交车终点站见面,谢谢你哦,晚安哈。”

  次日,早上6点50。武戴徽来到公交车站,已经有几个人在那里等车了,武戴徽一眼就认出电视里得那个熟悉的面孔———叶元,便快步上前去。

  武戴徽跑过去说道:“叶大哥,我是武戴徽。”

  叶元答道:“哦,好、好,今天我们一共去5个人,加你就是6个,主要是区南山区看望几个孩子,你晓得南山区是我市最穷的地方,你能加入我们很欢迎们也很高兴,我知道,你今年被全国发行量很高的《星星》杂志推荐为新诗人了,你是个文化人哦,我们正需要。”

  武戴徽说:“哪里哦,那只是运气,我当兵时是个武夫,回来这几年,学了点文化,还要向你多多学习哦。”

  说话间,车来了,相互认识了后,几人边谈边上了车……

  山区农村,泥巴土房,盖着小青瓦,一个穿得很朴素很干净的老太太,一个穿得很差的小男孩。

  叶元、武戴徽一行人,在这个穷乡人家的院坝里停住了脚步。武戴徽拿出了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本子和笔,写着东西。

  叶元问道:“老太婆,你们是不是姓蓝?”

  老太太说:“就是就是,你是哪个,找我有啥子事?”

  叶元说:“我们是慈善协会的,我叫叶元,听书你们还在不读书了在家耍,我来看看。”

  老太答道:“哦,你就是队长说的,那个好人呀。”

  叶元说:“不好、不好。”

  老太笑着说:“我的孙子,看嘛才11岁,***跑了,老汉又有病.唉约,我命苦哦。说着就哭了起来。”

  叶元说:“老妈妈,你不哭,我们来核实一下,看来你这个情况合乎我们帮扶的条件。来,这里有一百块钱,你先拿到,娃儿读书的钱,生活费我都负责,明天就让他去读书哈。”

  老太接过钱说道:“咋个好意思嘛,用你的钱?”

  叶元说:“没得事,虽然我也不富裕,但是我会有办法的,小伙子,叫我叶伯伯。”

  小男孩不好意思地叫了一声:“叶伯伯。”

  “你叫啥子名字?”叶元问道。

  小男孩说:“我叫蓝白云。”

  叶元道:“好名字,明天就去上学哈,我给你们老师都说好了的。”

  蓝白云回答:“恩,我就是想读书。”

  叶元:“好好读。你读到哪里我们帮到哪里。好了,老太婆,我们走了。”

  老太高兴地说:“好人哦,菩萨保佑你们,吃了午饭再走吗。我们穷是穷,一碗饭还是煮得出来。”

  叶元回答道:“谢谢了。老妈妈。你好好保重身体,我们还要到另外几个生产队去,走了哈……”

  乡村小路上,一行6人,没有一个讲话,都在沉思中走路。

  武戴徽嘴里哼着一首歌。

  叶元微笑着说:“小武,你唱的啥子,声音大点唱出来,我们大家听一下嘛。”

  武戴徽说:“叶大哥,我刚才看到蓝家那么穷,突然灵感来了写了首歌词,正在再找感觉,我又谱不来曲,只有凭感觉哼。”

  叶元说:“拿来,我看看嘛,我认识的作曲家,有几个。”

  武戴徽将一张写满字的纸传递给了叶元。

  纸上面写道——

  用你的心

  怀揣博大的爱

  用你的行动

  走进狭窄的村寨

  我们同行

  去了解贫困的家庭

  用你的心

  感受和谐的爱

  用你的行动

  走进贫困的群体

  我们同行在一个蓝天下

  我们心相映

  我们手牵手

  付出真挚的爱心

  让世界没有贫穷

  我们心相映

  我们手牵手

  我们共同付出真挚的爱心

  让世界没有贫穷

  让生活拥有和谐

  叶元看完后说道:“写得好,好呀,虽然有点短,但是好记;恩,就是这个意思,人生最大的奋斗就是要战胜贫困!”

  “我看一下,我看一下啊”几个同路的会员,抢着要看稿子……

  大家一起跟着武戴徽哼着歌,一行人在乡间路上,向上头爬上去,走向另一个村了……

  9

  秋天的一个上午。

  武戴徽办公室内杜江、邓武正和武戴徽谈着写文章的感受、心得。突然,电话响了。

  武戴徽拿起电话:“您好,保卫处。柳总好,好,我马上上来。”

  武戴徽放下电话:“杜老师、邓老师,不好意思,总经理叫我去他办公室一趟,我得马上去18楼,你们坐一会儿我就回来了。”

  邓武笑着看着武戴徽。

  杜江:“算了,我们也走了,你忙你的。”

  武戴徽在电梯里看着楼层显示,明显表情有些紧张,电梯终于显示里18。

  “当啷”。电梯开了,武戴徽走出了电梯,向左里走,来到挂有总经理牌子的门口停下来,看了看左右,楼道一个人也没有,就敲门了。

  里面传来一个声音:“请进。”

  武戴徽推门进总经理办公室,进门是一间会客厅,摆放着皮沙发和一个茶几,靠墙是一台饮水机、旁边是一个报架,上面夹着当天的报纸;靠右边有一个门。里面就是总经理办公的,武戴徽走了进去:“总经理好!”

  柳总:“小武,来公司几年了,你还第一次来我办公室呀,坐嘛。”

  武戴徽说了一声“谢谢。”就坐在了柳对面的椅子上。

  柳总说:“今天找你来,主要给你谈一件事情,董事长去北京学习了,要一个半月才回来,屋头的工作由我负责,中层班子换届,你可能听说了,这个月必须搞结束,至于你的安排,拟定提你担任保卫处副处长。但是,在征求你们部门意见时,你们卿处长,说你表现一般,党委成员开会也有委员说你一直在机关,不懂技术,冒然提拔,不太合适呀,小武,你还年轻,听说你才刚结了婚?”

  武戴徽说:“恩,就是。”

  柳总道:“好多人,对你有意见啊,说你装大,结婚都不请他们。连我,你也没有请我哦。公司的关系,盘根错节,弄不好关系,得罪一大堆人啊!干脆这样,机会永远都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,为你这个事情,我专门给董事长打了电话。小伙子,口碑!对于一个人很重要,你回去后要和同事搞好团结,搞好同事之间的关系,我们计划换届结束后,把你安排到基层去学技术,锻炼!你看行不?”

  武戴徽表情,很难受地站起来道:“我服从组织安排。”

  柳总:“好,这样就好,不要有思想情绪哦。你们当过兵的人,思想工作就是好做,到了基层多拜师,好好学,你还有啥子要求吗?”

  武戴徽说:“没得,谢谢总经理。”

  10

  下午6点左右,武戴徽下班回家,在家里的客厅里发着呆、抽着烟。突然,门外有钥匙开门的声音,武戴徽没有理睬,继续抽烟。

  门开了……

  武妈妈进门手里提着买的蔬菜,边换拖鞋边看着武戴徽说:“耶,你娃学会吃烟了啥?”

  武戴徽抬头看了一下妈妈,没有吭声,继续抽烟。

  武妈妈说:“金娃子,咋个不理人哦,快来把菜拿得厨房里头去。”

  武戴徽也不吭声,起身走到门口,拿着妈妈手里的菜,向厨房走去。

  妈妈进了客厅,坐在沙发上,什么也没察觉出来,习惯性地倒水喝。

  武戴徽放好菜后,出来继续抽闷烟。

  武妈妈:“金娃,你咋了嘛,咋个不安逸嘛,那个惹你了哦。”

  武戴徽回答道:“妈,没得啥子,烦得很!”

  妈妈:“烦啥子?你们现在这么好过,我们年轻时,吃都没得,现在这么好的生活,有啥子烦的哦?”

  武戴徽说:“妈,你不晓得,我要下乡去了。”

  妈妈问:“去干啥,检查工作吗?”

  武戴徽说:“哪哦,是要调到乡下去。”

  妈妈问道:“啥子?!前几天还说要当处长了嘛?”

  武戴徽说:“妈,变了、变了。当不成了,老总找我谈话了,意思说我口碑不好,又不懂技术。让我去基层学技术,把人际关系处理好。”

  妈妈听后沉思一下说道:“他们说啥子哦,还没有当上官!哪里来的口碑问题哦,我给你老爸打电话,喊他回来,你娃不晓得,现在这个社会,想当官,就是要靠关系,你老爸汉有关系哦,你莫急哈。”

  武戴徽:“妈妈,算了,当不当,都莫关系。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,有啥子当头嘛?我给老爸说了,他等会儿,就回来了。”

  妈妈问道:“你老爸咋个说的吗?”

  武戴徽:“爸爸说,他当了一辈子干部,实在不想当了,学技术是对的,要不就要我辞职,自己干,他给我本钱。”

  妈妈问:“那你是咋个想的吗?”

  武戴徽说:“我还是想换个环境,你看嘛,我一个又不是党员,也不是官员的,咋个就弄个口碑不好的罪名?我还在那公司待下去干啥嘛!新组建的晚报社,头次就给我说了,随时都欢迎我去他们那里做记者。”

  妈妈说:“你自己考虑好哦,等你老爸回来,在商量一下,反正,你搞啥子妈妈都支持你。”

  妈妈起身说道:“你看会儿电视吗?我去煮饭去了,你老爸回来吃不?”

  “要……”武戴徽回答道。

  武戴徽从沙发上起来,走进了书房,从书柜里,翻出来一个红色封面的本子,上面写着几个金色大字“武警纪念册”。

  武戴徽开了册子,呈现出一张张,当兵时的照片,翻到中间一篇,是一张在草原上骑着马,背着81-1步枪的照片,看着照片,他慢地抬起了头,嘴里哼唱起了一首歌,听不清楚,只听到音韵的节拍,然后盒上了影集,拿起桌子上的笔和纸,边唱边写,越唱声音越大。

  妈妈过来问道:“你在唱啥子,我咋个从来没有听过?”

  武戴徽说:“妈,这是我刚写的一首新歌,暂时叫《草原情》,你是没有听过舍。哎呀,还是部队好,如果不回来,我至少都是个排长了。”

  妈妈走进来,围裙上搽干了手说道:“我看一下嘛。”

  妈妈边看边念:

  辽阔的草原

  耸起了高高的山坡

  围绕在草海和山脚的是细细的小河

  满地的野花处处散着芳香

  远处照来了一片片金色的光芒

  照在草地上映在我心上

  宽阔的草海带我去东方

  远方的白云从毡房上飘过

  美丽的羊儿和她热情的打着招呼

  亲亲白云快快下来歇歇脚……

  走在草原上

  远方升起了袅袅的炊烟

  闻着手抓的香味

  我走进了毡房把酒狂喝

  热情的青稞滚烫的酥油

  甜甜蜜蜜的生活

  相亲相爱的人唱起了情歌

  歌声飞起来飞过毡房飞出了草原

  飞到了祖国的每一个角落

  歌声唱出了草原人幸福的生活……!

  妈妈看完后,表情严肃地说:“不当官也好,你看你老爸,个官天天喝酒,哪天喝出问题,家人都不得安宁……”

  妈妈笑着说:“你这个词,写得实在嘛,就凭这个,我儿子都会有个好的未来……”

  11

  “革命战士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”

  武戴徽把自己的过去想了整整一夜,给自己下定了决心。发扬军队的光荣传统,可以失去已有的一切。但是,绝对不能失去军人追求荣誉的信心。大不了就是又一次的转业,开发自己的潜能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……

  几天后早上9点。

  总经理办公室,武戴徽拿着辞职报告,找到柳总。

  武戴徽进门说道:“总经理,您好,我自愿辞职,谋出路,请你签一下字。”

  柳总问道:“小武,你怎么回事?闹情绪了?”

  武戴徽说:“没有,总经理,说实话,我一个武夫来到水岸公司,能有今天的成就。是公司培养出来的,既然,环境约束我不能全力的回报公司,就让我出去施展抱负吧。总经理,你知道的,我现在志向不在保卫工作上,对写文章很感兴趣。”

  柳总说:“你自己考虑好,跟家人商量了吗?水岸公司是很多人羡慕的哦。”

  武戴徽回答道:“商量好了的,我也知道,这份工作是值得珍惜的。但是,我还是决定,要出去好好锻炼一下自己。”

  柳总一边签字一边说:“那好嘛,你要离开,我真舍不得,很遗憾丢了一位笔杆子。祝你在新的岗位上事业辉煌哦。”

  武戴徽回答道:“谢谢总经理,再见。”

  12

  五年后,水岸公司18楼,董事长办公室,很宽敞,有绿树、花草、最醒目的是董事长座位后面有一个一面墙那么大的书柜……

  已是30多岁的武戴徽,身着整洁的一套西装,旁边坐一位二十多一点,穿着很时尚的实习女记者。

  在柳董的办公桌侧头,秘书拿着笔和记录本在作记录。

  武戴徽笑着说:“柳总,虽然咱们都在一个城市,这么多年,我还是第一次回来,你都是董事长了,要不是采访您这位知名企业家,我可能还没有福气,见到你这位财神爷哦。”

  柳董道:“客气啥哦,谁都知道,你现在是赫赫有名的大作家、大记者哦,无冕之王呀。娘家,随时都是欢迎你的……”

  武戴徽指着旁边的女记者说:“这是我的同事,赖记者。”

  柳董看着小赖说:“你好,欢迎、欢迎呀。”

  赖记者:“柳董事长好,久闻大名,今日得见,非常荣幸,请多关照。”

  柳董笑道:“北方人呀,小赖?”

  赖记者回答道:“是东北的。”

  柳董问道:“东北?东北好呀,我读大学就在东北工业大学。”

  武戴徽笑着说:“柳董,今天采访你,就由小赖负责
注: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。凡本网转载的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文件资料,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。
0

扫一扫上 海文艺网

扫一扫 鸿运国际娱乐_鸿运国际平台微信


责任编辑:沈彤
电话:021-61318509
邮箱:bjb@shwyw.com
广告投放联系方式:021-61318509 邮编:201602 鸿运国际娱乐_鸿运国际平台总部
COPYRIGHT 2012-2016 鸿运国际娱乐_鸿运国际平台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合法利益的行为, 所有用稿为公益交流。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、转载稿件如有异议立即删除。
地址:上海市松江区乐都路358号云间大厦15楼1503室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9820号 工商电子营业执照 20160406145114127